索达吉堪布力荐:豪门太妹的苦修自述
时间:2014-11-24 18:48:47 来源:如意藏佛珠文化 作者:如意藏佛珠文化 点击:

  也就是在空寂道场,我萌发了要去印度探寻以龙树菩萨为发端的般若大乘真正法源的念头。但为了打好基础,我还是按原定计划来到了离空寂道场二百多里路的一代女成就者帕美布翁格的禅林。
 
  但帕美从小到大都对物质上的享受不感兴趣,她一生想的都是生死解脱问题。终于在她二十八岁那年,她下定决心要禁语,并在每天从美容院下班后,独自一人走到郊外的尸陀林去观修无常,第二天凌晨五点钟左右再步行回美容院上班,这样的生活共持续了五年。这五年期间,帕美还以巨大的毅力持守八关斋戒,并天天以纸条向丈夫祈求允许她出家修行。五年过后,首先是三个孩子被母亲的苦行精神所打动,他们一起代母亲向父亲祈请。父亲在三个儿子的祈求下终于答应了帕美的要求,准许她离家修行。
 
  在这个名叫吉祥岛的荒岛上,记得从帕美那里接受的最严格的修持便是,从中午十二点开始赤脚在热沙上经行八小时!当时我的脚被烫得通红,全身皮肤暴裂,汗水刚开始像关不住的水龙头一样汩汩往外淌,到最后却连一滴汗也排不出。全身骨架似要散架似的让我摇摇欲坠、眼前直冒金星。而且帕美要求在八小时的经行中,不能片刻停顿、不能停下来喝水、上厕所。

  烦恼魔以种种理由引诱你放弃经行、懈怠放逸。这时如果发心不坚定、求道不真切的人很容易向自心幻化的魔头投降,但我始终心念耳闻佛陀圣号,我不相信自己保持正念的毅力敌不过虚幻的四大合成的假身的疲倦感。结果往往经过了四、五个小时后,在你的精神战胜了肉体的极限后,剩下的经行之路简直就像是走向光明的越来越轻松的一段自在之旅……
 
  真正对丑陋人身生起厌离、对短暂人生生起出离心的,还是帕美让我们于半夜三更时进行的绕荒岛修行之举。我们半夜两点半便要开始各自独立爬上后山的原始森林中,呆到天亮再爬下来。这座山依然保持着原始的状态,山洞中有各种猛兽毒蛇。
 
  与老虎照面的头一个回合,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下完蛋了。但瞬间工夫,平常接受的佛陀教言又让我渐渐稳住了阵脚。
 
  一看到佛祖在因地以血肉之躯布施的事迹就泪流满面;整日说为下化一切有情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念念都自信佛菩萨的慈悲愿力不可思议、观世音菩萨一定会寻声救苦,只要你有真切的信愿……怎么一到关键场合便什么也想不到了,脑子空白一片,双腿直打颤……“豁出去了!”
 

  接下来,我就爬在悬崖上开始念诵观音圣号……大约几分钟过后,这只老虎长啸一声便转身离开了。我当时脑子里闪过的又一个念头便是:“帕美平常讲,修行人只要时刻提起正念、对三宝充满信心、放下一切身心枷锁,如果不能证取大道,那这个佛教就算是骗人的把戏了。今天我总算实证了一回!” 

  也就在此时,我想我应该离开泰国了。在阿赞扬达尊者那里深切感受到的对中观正见、对最究竟的自利利他之路的探求愿望,此时越来越强烈地占据我的脑海。战胜老虎现在看来只是小事一桩,如何使自己及众生尽快与佛佛陀无二无别,才是今后的首要任务。
 
  为了筹足旅费,我从泰国又回到了新加坡,干起了所有能让我挣够“盘缠”的工作。父母对我的选择依然不是十分理解,但他们由衷地感到,自己的女儿越发显得坚强、从容、大度了。在横渡马六甲海峡的游轮上干了几个月的服务员后,我终于凑足了旅费,又一次只身奔赴比泰国更加遥远的神秘国度——印度之邦。

  当我九五年终于踏上佛学院的土地时,几乎已是身无分文了。但在这儿呆了一个月后,我就认定,我现在终于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曾经梦寐以求的无价之宝——成佛之道,终于让我在色达喇荣佛学院给找到了!这里的教法涵盖了大小乘、显密的所有法宝,继承了佛陀、龙树以来的所有精华教义,特别是有我一直耿耿于怀、朝思暮想的大中观的最究竟、最清净的传承,当然还包括尽揽一切成佛阶梯的大圆满九乘次第。
 
  漂泊了那么久,寻觅了那么久,当疲倦的心性想要找一个最终的栖息港湾时,缘分这只风帆便将我安然送到了佛学院这块可以永久休息的地方。
 
  我想说:我爱佛法,因为我珍惜生命!我爱学院,因为在那里我可以把握来世今生!
 

  小结:索达吉堪布

 

  记得我在新加坡大众学佛会听说了传馨的经历后,当时看着窗外海天一色的景致,望着茫茫天地间奔波不已的人流、车流,想着越来越高耸云天的大楼,我就不禁感慨道:这真是一个希求财富的时代,像传馨这样的修行人恐怕会越来越少吧。我们很希望真正的修行人都能把握住圣者遗留下来的财富,而非像世间人那样,都争先恐后地把有漏财产当作人生的首选目标。
 
  ”这七财才是真正智者所应追求的法财、圣财。阿底峡尊者也说:“舍弃一切有漏财,当以圣财为严饰。远离一切散乱境,依止殊胜寂静处。”不过,这么好的教言在现今的环境下又能被多少人奉为金玉良言呢?
 
  大多数人在日夜寻觅财富的过程中,大概十有八九都会把这些圣者的教言抛置脑后的,而这恰恰是智者的呵斥处。萨迦班智达就曾不无悲哀、不无痛责地说过:“漂泊轮回诸众人,昼夜拼命求财富。”
 
  能否有更多的人都能像传馨一样,把佛法当成生命中最值得希求的无价之宝,在勤勉不辍的求真过程中,打开生命本来的无尽宝藏?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