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荣五明佛学院尸陀林——带你走进生命轮回的真相
时间:2014-11-24 18:51:28 来源:飞翔的神鸟 作者:飞翔的神鸟 点击:

  死亡是人们最终走向的结局,葬礼也自然被认为是最为神圣和令人敬畏的仪式,这往往意味着一个人今生最后的谢幕,那是对于辉煌和平凡的,对于快乐和苦痛的,对于告别和迎接的。天葬的传统在藏地流传至今,谱写着一个民族追求究竟解脱的精神渴求,也诠释着佛教清净灵魂,舍身布施,净除罪障和圆满资粮的甚深寓意。

  从1986年法王晋美彭措以大智悲力创建尸陀林至今,已近三十年,这座尸陀林也在藏地远近闻名,成了最大的鹰鹫栖息地,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将最执着的身体做了最后的布施,也在这里与空行结缘。

(2010年:尸陀林沾满人油和遍布污浊之物的天葬台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时间的积累,各地送来的亡者连续不断,越来越多,尸陀林内的环境也逐渐恶化,矮小栅栏圈起的平台,已无法承担起更大规模的天葬。

(2010年:秃鹫在狭小拥挤、脏乱不堪的天葬台进食
 

  2010年春天,喇荣五明佛学院美智丹增嘉措仁波切来到尸陀林,伫立在山边的缓坡上,尸陀林一览无余。已磨损殆尽的天葬石沾满了人油,随地都是污浊之物,矮小的铁丝栅栏围起了一块天葬台,仅仅不足五十平方米。秃鹫享用尸食时,狭小的平台显得拥挤不堪,也常常因视线不清而被栅栏刮伤。装载亡者尸体的竹筐扔的遍地都是,亡者的衣物也堆弃于此,布满了整片山坡。整个尸陀林气味难闻,脏乱不堪,甚至连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也很难找到。

2010年:尸陀林的山坡上布满了腐臭肮脏的衣物,根本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2010年:装载亡者尸体的竹筐、木箱、塑料袋混杂着难以想象的恶臭,被丢弃于此)
 

  风吹起仁波切的披单,映着那清净庄严的佛塔,一道圣洁和凌乱相融的风景,让人触目伤怀,倍感凄凉,此情此景,仁波切心中更是难以言说的各种滋味。尸陀林是法王如意宝大智悲力的结晶,也是他老人家悲悯众生的愿力和利益众生的事业,如今,却也被无常岁月的画笔涂抹上了沧桑的色彩。仁波切出于对亡者的尊重,希望给予他们最后上供下施的尊严,出于对空行秃鹫的恭敬,希望给她们创造一个良好的荟供环境,也出于对众生的慈悲、对法王弘法利生事业的传承,仁波切发愿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修建尸陀林。

2010年:面对这样的破旧不堪,丹增嘉措仁波切发愿在此基础上,重建尸陀林)
 

  在深切悲心和殊胜愿力的摄持下,修建尸陀林这个宏伟的目标在2011年正式动工。经过多次实地勘察后,仁波切亲自设计规划,绘画图纸,并在尸陀林反复的进行测量和定位,以此,奠基了尸陀林的宏伟蓝图,浩大的工程,从仅有的一尊佛塔、一块小天葬石开始,拉开了序幕。

2011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尸陀林测量定位)
 

  这一年,以原有的天葬石为中心,凿山填土、铺石修路,将原来矮小栅栏围起的平台做了扩建和重修,新打造的天葬石放置于平台中央,位于佛塔后的假山也在这一年初见规模,污秽和泥泞一扫而去,崭新宽阔的水泥平台映入眼帘。
 

(2011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尸陀林施工现场指导工人们落放天葬石)

(2011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尸陀林察看工程进度,假山的人工脚手架也在搭建当中)
 

2011年:尸陀林施工中,工人们正在挖地填土、支杆搭架)
 

(2011年:尸陀林施工中凌乱的平台和正在修建的假山)
 

  当年设备简陋,尸陀林所处的地势较高,道路险阻,假山的搭建,除了挖地填土、支杆搭架都是人工完成以外,因汽车运送困难重重,假山庞大的石体也需要人力的肩挑手扛,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拔地而起,也凝聚了无数人日日夜夜的辛勤与汗水。

(2011年:工人们在假山上施工,映着已落山的夕阳,辛勤也是美丽的风景)
 

  2012年,是尸陀林翻天覆地改变的一年,包括六道轮回图、八大尸陀林在内的浮雕、骷髅宫殿、阎罗王洞都在这一年为尸陀林的建设翻开了新的篇章。

2012年:重新修整过的尸陀林天葬台宽敞洁净)

 

  仅仅是浮雕的制作过程,也浸透着仁波切点点滴滴的心血,除了要求画面清晰生动以外,每一处都有精细严谨的度量标准。为此,仁波切亲自到厦门崇武镇,在充满粉尘和刺激性异味的厂房里,与工人们一起完成了浮雕的制作。

(2012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工厂察看浮雕制作的进度)
 

(2012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工厂询问浮雕的雕刻情况)
 

2012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工厂亲自修改浮雕)
 

  从浮雕的整体质地、大小和尺寸的选定,到每一个细微边角的划线勾勒,乃至于浮雕微小处嵌入的深度,仁波切均耐心的讲解,手把手的指导,有时更是亲力亲为,在浮雕上一笔一划的修改,亲执电钻,为浮雕修修补补。

2012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工厂亲手指导工人雕刻)
 

2012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工厂修改阎罗王洞模型)
 

  那些劳碌奔波的日子里,仁波切的一身绛红,成了雪白工厂里最鲜艳的一抹颜色,也就是这样,在仁波切的画笔和电钻下铸就了我们眼前这规模宏大、精致美奂的浮雕群。骷髅宫殿和阎罗王洞的模型也由仁波切亲手设计和修改,最终在这一年完美落成。

(2012年:焕然一新的尸陀林,充满着圣者普润众生的温暖和希望)

  在基础建筑框架完工后,2013年,进一步修整和完善了尸陀林的建设,也是精雕细节的一年。

2013年:尸陀林扩建后的假山)
 

  这一年,在之前的基础上扩大了尸陀林整体的规模,并雕刻了供养愤怒像佛菩萨的五根花,建造了象征八大龙王和八大水的龙王喷泉,增加了假山的数量,并在假山中精心设计了可以留宿的山洞,供有缘人在此修行。

(2013年:供养愤怒像佛菩萨的五根花,对应着供养寂静诸佛菩萨八供品中的“花供”
 

2013年:尸陀林广场象征着八大龙王和八大水的龙王喷泉)
 

(2013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尸陀林为工人们分析图纸,指导施工)
 

  宽广洁净的广场代替了满是亡者衣物的山坡,贴上浮雕的墙壁,伴着仁波切如诗般的教言,如同穿越经典文化的长廊,带着人们走进水车般漫长的轮回里,阅读八大尸陀林的历史,朝拜莲师在尸陀林修行的事迹,了解法王以智悲力创建尸陀林的缘起,聆听空行母化身秃鹫的动人故事,感受人生的无常和生命的意义。

(2013年:正在建设中的尸陀林

 

2013年:丹增嘉措仁波切在尸陀林为四众弟子讲解浮雕内容)


  2014年的尸陀林如同一位雪域高原的天女,虽只是初露秀美,却也看得出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一个个精美的玛尼石犹如严饰这位曼妙天女的珍宝璎珞,诸位老人纯手工的精雕细琢,也饱含着他们对众生永久的祝福。

(2013年:工人搭上梯架,将经文雕刻于玛尼石上
 

  玛尼石堆旁边五层的烟供台,体现着佛教上供下施、慈悲为怀的精神,底层周围雕刻着往昔圣者们慈悲施食的故事,那些千百年来感动和唤醒无数修行人慈悲之心的教案,随着烟供台缓缓的云烟,垂爱着无边可怜的众生。

(2014年:尸陀林崭新精致的烟供台)
 

(2014年:尸陀林烟供台下方的广场上,丹增嘉措仁波切有关尸陀林的诗歌和对无常的教言)
 

(2014年:经过两年精心修改后的阎罗王洞)
 

(2014年:尸陀林可供存放亡者骨灰的骷髅宫殿)
 

(2014年:丹增嘉措仁波切为秃鹫们精心设计的飞翔跑道和为空行所写的诗歌)
 

(2014年:夕阳斜照下,在树干上等待着召集动物们荟供的猫头鹰雕塑)
 

(2014年:尸陀林雕刻着六道轮回图的精美浮雕走廊)
 

(2014年:假山下的浮雕墙,向人们诉说着八大尸陀林的历史)
 

(2104年:尸陀林浮雕中精美绝伦、清净无染的极乐世界图)
 

(2014年:尸陀林刻满经文的玛尼石堆)

 

(2014年:庄严秀美的尸陀林广场)
 

  为了给来尸陀林的人们提供方便,仁波切在广场的下方设计了一座六千多平方米的宽阔停车场,开山填土、搭架铺路、铲丘陵、填沟壑、砌砖垒墙,克服各种困难,终于在这一年冬季来临之前,完成了这庞大的工程。

2014年:正在施工中的尸陀林停车场)
 

(2014年:停车场竣工后幻化殿堂般的尸陀林)
 

  随着交通的便利,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喇荣五明佛学院,也走进这里的尸陀林探寻死亡和生命的真相,仁波切亲自为一些僧众讲解,并安排了汉族师父们为诸多旅行者讲述尸陀林的历史,解说天葬的奥秘,体会生死轮回的变迁与无常。以至于在圣者智悲力的普润下,到过尸陀林的人都有着不一般的心灵洗礼和体验。

(2014年:蓝天下翱翔的秃鹫,洗礼着行者们喧嚣浮躁的灵魂,走进另一个心灵的世界)
 

(2014年:夕阳下醉人的尸陀林)

 

  尸陀林宏伟的蓝图一步步的落成,幻化般的华丽浮现,如璀璨的明珠照亮了格朗山沟,散发着藏传佛教神秘的文化魅力,浸透着雪域高贵圣洁的优雅,她挺拔壮观、也精致秀美,那里的一砖一瓦、一石一路、乃至于每一粒尘土,都凝聚着丹增嘉措仁波切孜孜不倦的心血,传承着法王如意宝清净的法脉,延续着圣者源源不断的加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