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的学修体系——第三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演讲
时间:2016-06-11 03:17:41 来源:未知 作者:圆海 点击:

主持人致辞:
喇荣——这片孕育僧才的圣地,是法王如意宝在1980年秋天正式创办的。法王如意宝培养出来的诸多堪布们,一直遵循着法王如意宝的意愿,将佛法播撒在人间的每一个角落。而和我们汉族弟子最为有缘的,当属索达吉上师仁波切。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上师仁波切为我们讲述“藏传宁玛巴的学修体系”。
 
今天上午利用这个时间,与所有参会人员共享“藏传佛教的理论体系和修行次第”。
这次香港教育学院云集了国内外的众多知识分子,是非常殊胜的因缘。昨晚,我特意见了一些在欧美求学的留学生,也感觉这次聚会堪称世界性的跨宗教、跨文化、跨时代的交流,是一次盛会!
 
这次的参会者——无论科学家、佛学家,亦或文学家、艺术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以广阔无私的心寻求真理。所以借助这个平台学习之后,就应改变生命中的不正之处,要去饶益有缘众生。其实,从很多知识分子的言语也看得出其内在的慈悲心。
最近整个世界都非常关注“可持续发展”,所以我们这次“可持续发展”的主题,也是响应时代和社会的一种选择。
 

 
东西方文化需要汇融,古代现代文化也需要掌握,传统文化和知识技能也不可缺少,这是一个非常特殊和复杂的时代,每个知识分子都背负着一些沉甸甸的责任。而通过这次学习,很多人所抱持的价值观和生命观会有所提升,以此可以更好地面对社会、面对人生。
正面了解藏传佛教很有必要
今天在此处跟大家分享的,主要是藏传佛教方面的内容。
为什么要讲藏传佛教呢?因为在现今时代,藏传佛教非常流行,具有广大的“市场”,甚至成了一种时髦。不仅仅在汉地,就连欧美的各个大学中,藏传佛教的研究和学习热潮也一年比一年高,有些人认为藏传佛教很神秘,有些人认为藏传佛教出乎意料。
 
在这种情形下,年轻人非常有必要正面了解真正的藏传佛教。因为,任何一个文化或知识的热潮不断高起时,对它的负面误解、缘它的负面行为也会此起彼伏,这是一个自然规律。因此需要正确了解,避免误解。
 
在座诸位,也许以前信仰藏传佛教,也许以前并不信仰,无论怎样,这次我们特意邀请了一些理论知识非常丰富的科学家,以及理论知识不一定很精通,但在藏传佛教或其他宗教的修证上非常有造诣的德高望重的人士,从他们身上也许每一个人可以学到很多。
 
当讲科学理论时,有些有信仰的人恐怕不一定能接受,但这些研究结论确实在其领域中是权威;当讲修行修证时,有些知识分子恐怕不一定会认可,觉得神神秘秘的,但如果你真的修行一二十年甚至更久,那时也会认识到这些修证境界的真实不虚,此时你会明白人生的正确方向和真正使命。
 
在这次会议的整个筹划过程中,甘耀权会长和我都非常认真地思考过:为什么要开第三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会议的目标是什么?要达到什么效果?
 
我们的目标,不像有些宗教的目标——要统治其他宗教;我们的目标,也不是要给不信仰的人强制灌输一种教育,让他一定要皈依,进入这个“笼子”里。我们的目标不是这些,我们给每个人留下足够的自由空间。
 
在这里,有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士,对他们我们非常尊重;也有不信仰宗教的人士,对他们我们也予以尊重。
昨天选学生代表时,我特意选了一个没有信仰的。这次很多没有信仰的人好像没有站出来发言,因此应该让他们也发表心声。所以,这个平台很广阔,每个人在其中都有相应的空间。
 
前段时间我在微博上也说:不应以个人的眼光评判所有人。这个世界是多彩多样的,比如,每个人穿的衣服都不相同。这次大会是要求统一穿着,但是有些人把蓝色的衣服罩在外面,有些是白色、有些是绿色、有些是黄色、有些是红色,这也是自由开放的一种表征。所以对每个人的个人信仰,我们是非常尊重的。
 
虽然我对所有的宗教都很尊重,但藏传佛教在理论体系的严密性和修行窍诀的珍贵性方面,相当殊胜。
 
甘会长学藏传佛教,而且也是学宁玛巴敦珠法王的法脉,而学院就在第一世敦珠法王的圣地。后来我们也想,末法时代莲花生大士的加持确实不可思议,让世界上的很多人真正得受到正法的加持。这一点,不是虚无的传说,而是真实的。无论你的身份是什么,只要有信心,莲花生大士的加持就会渗入心中,你会获得无比的力量。
 
《大智度论》中讲:信心就像双手,没有手的人在宝山里不可能得到任何金银财宝;同样,没有信心的人,即使身处有无数珍宝的佛法宝山,也无法得到丝毫利益。而如果有了信仰,莲花生大士身口意的加持会给你带来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并不是传说,如今大城市里很多人修行后,都能真切体验到。
 
所以,正面了解藏传佛教,对各位非常有必要。当然了解藏传佛教的同时,你学修其他宗教也没有问题,这一点也完全开许。
藏传佛教为何备受推崇?
今年我去了很多西方学校,发现里面的老师和学生,对藏传佛教都相当有研究和修行。感觉藏地很多知识分子,也许还没有他们精通。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是什么呢?是现在藏地的有些年轻大学生被同化或者轻视自己的文化,对此我也感到非常忧伤。
 
而藏传佛教在西方备受推崇又是什么原因呢?有两方面:
第一,藏传佛教传承清净、理论体系完备。其人才培养体系完全可以跟国际高等学校的教育体制相吻合。比如,藏传佛教历来具有完备严密的讲辩著体系,诸如因明中的辩论,完全可以跟现在的国际大学生辩论比拟。
 
而且实际上,国际大学生的很多辩论,在藏传佛教的有些辩论师看来,一点都不严谨。其辩答方法,并没有严密的逻辑性,甚至有些不是辩论,而是吵架。而藏传因明的逻辑性相当强,这一点学过的人都知道。也希望知识分子们,用理性智慧对此做观察。
 
释迦牟尼佛在经典中讲:不要因为我是释迦牟尼佛就对我说的法恭敬,你们应该像提炼纯金般地用自己的智慧来观察,如果觉得合理就可以接受,如果不合理就可以舍弃。还有一位印度圣者说过:我既不站在佛陀的立场,也不站在淡黄派等外道的立场,哪个宗派有真理,我就站在他的立场。
这是佛教非常值得称许之处。任何一个地方有这样的理论,大家都应该接受。
 
第二个原因,藏传佛教非常重视修学次第。比如,先打好五部大论的理论基础,然后修持加行,之后趣入正行,正行也是次第而行。
共同外加行
上午时,也完整地讲了藏传佛教的修行次第,大家应该基本知道了。先要修共同加行。共同加行里讲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痛苦、业因果以及依止善知识。藏传佛教非常重视这几个方面,我们再复习一下。
 
第一个是人身难得,也即远离八无暇、具足十圆满。
远离地狱、饿鬼、旁生、长寿天等无暇之处,如《大圆满前行》中云:“地狱饿鬼及旁生,边鄙地及长寿天,邪见不遇佛出世,喑哑此等八无暇。”
 
具足自圆满和他圆满。自圆满:获得人身、生在中土、六根齐全、业际无倒、于佛法生信;他圆满:如来出世、佛已说法、佛法住世、自入圣教、师已摄受。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所以自身全部具足这些圆满很难得,一旦具足就要珍惜。机会不是很多,在座的人中想皈依、想学佛、想修行的,不要拖很长时间。一直拖,茫茫轮回海中以后是否有机会非常难说。
 
第二个,寿命无常。观想器世界和有情世界的无常。
我有时想,教育学院的建筑看起来很坚固,超过了藏地和其他有些学校的,但器世界都是无常的。按照戈尔(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推测,现在地球两极暖化,沿海的很多城市不久的将来都会被大海吞没。教育学院虽然很美,但可能也难逃无常。
 
即便器世界是常有的,人的寿命也是无常的,比如历史上的高僧大德、名王君主都相继离世。今天你好好的,认为自己能活到七十岁、八十岁,但实际上突然出现车祸或疾病而离去都有可能。
 
第三个,轮回痛苦。观修地狱、饿鬼、旁生、人、天、阿修罗六道的痛苦。
第四个,业因果。轮回中的痛苦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源于业。现在很多学生没有因果正见,这样很容易造业受苦。
 

 
我特别希望大学生能有因果正见。在青海师范大学时,我也给他们提出希望:具足正见,这是唯一最重要的。所谓正见,是指世间的正见。什么是世间正见呢?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见解。
 
昨天上午一个教授说:你不一定要信佛教,但是要信因果。这也非常有道理。
之后,依止善知识。
在依止上师时,年轻人很容易刚开始时,和上师关系特别好,很热情,把对方当佛一样;而最后关系又变成不好,开始到处诽谤。
 
刚开始把上师当作佛,最后又把上师当作魔,这样不太好。应该先把上师当作老师或朋友,观察观察。
在家人谈恋爱时也会详细观察,不可能街上遇到一个人就马上接受。寻找事业上的合作伙伴,也会事先仔细观察。这些其实只牵涉自己即生的快乐,而依止善知识学习佛法,关系到自己生生世世的安乐,更应当谨慎。
 
现在有些人对要观察上师的道理不明白,致使出现很多修行上的问题。
上师的法相有很多。作为大乘上师,最重要的是要有利他心;如果是传戒上师,就要求有清净的戒律;如果是密乘上师,那他至少在灌顶、修本尊方面要有验相,否则上师随便拿一个瓶子到处灌,也是不合理的。
 
灌顶不是那么容易的,按照藏传佛教的体系,灌顶非常严格。弟子也不能随便看到一个上师就马上接受灌顶,否则可能导致一些不好的结果。
不共内加行
皈依、发菩提心,然后积资净障——修曼茶罗积累资粮、念金刚萨埵心咒忏悔业障,然后修上师瑜伽。上师瑜伽之后,是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和大圆满。这些法层次比较高,要尽量修加行,之后才有机缘趣入。
 
我昨天听说有些老师和学生也在修加行,这很好,知识分子也要解决生老死病的。世间很多知识分子,因为没有佛法的修学,最后死的时候也很可怜。
 
那天去一所学校,有个同学问:“我的老师非常了不起,但是他死的时候很痛苦;我的奶奶很愚痴,但是她死的时候很安详,为什么?”我说:“即便他是老师,或者之前在社会中做出过巨大的成就,但是如果不了解生老死病的真相,死时也会很可怜。比如,很多历史人物最后死时也很悲惨。”
 
昨天有的教授说:死的时候,我准备移民到极乐世界。这句话很好的。这次听你们的演讲,有些人的一句话也让我很有收获。比如昨天有一个同学说,她来参加学习的路上,听到孩子的哭声很反感;参加完学习回去时,也同样听到孩子的哭声,但是那时不但不生嗔心,还生起悲悯心。然后她修持自他交换,孩子的哭声就停止了,她内心也非常安详。面对同样的逆境,修行境界不同结果也不同。
 
其实,所学的自他交换的修法,应该用到身边人身上。因为我们身边有很多众生特别可怜。这些修行理念如果没有实际运用,虽然名气很大——“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但假如内心全是自私自利心,那可能呆在家里也不一定快乐,在社会当中也不一定能闪闪发光,只会使得自己的整个人生很苦恼。
 
其实,藏传佛教在这些修持上做得非常好,这并不是我自赞毁他,而是发自内心的感觉。
探索藏地的神奇之处
藏地有很多稀有的传奇,昨天北京大学的一个老师说:“巍巍的珠穆朗玛峰旁边、滔滔不绝的雅鲁藏布江旁边有米拉日巴的赞歌声。”这些确实很神奇,但它的背后,还有更传奇的事情。
 
1912年,法国的旅行家、探险家欧文,来藏地探索。一个法师给他带路。这个带路的法师在雪地里行走时脚不沾地,遇到宽一百多米的很多悬崖时,就在空中拉着欧文飞行。欧文觉得很不可思议,像在做梦。他记录了自己的见闻,并拍下了整个经过的照片。后来刊登在《巴黎时报》等上,这在当时的法国引起了轰动,很多人认为根本不可能,是天方夜谭。
 
后来印度的心理学家辛格,经过长期的观察和了解,证实这件事是真实的。其实在西藏人眼中,诸如此类的很多事不足为奇,并没有什么。
 
文革前,西藏军区有一个司令员,叫张国华,他的一个朋友是位活佛。这个活佛告诉他:“你明天早上要来送我,我要走了。”他当时觉得活佛可能要去什么地方。
 
第二天,经堂里聚集了很多僧人时,活佛在法座上首先腾空两三次,之后逐渐飞升而去。后来,张国华把亲眼所见的这件事发布在相关的正式资料中。
 
这些都是唯物论者或根本不信仰宗教的人说出来的。如果是信仰宗教的人讲这些故事,恐怕其他人不一定相信。
 
比如,如果穿着我这样衣服的人说“佛教很好”,你们不一定相信,“噢,堪布有目的,是不是准备给我们洗脑?”其实我没有这种想法。但是我特别希望你们能够明白真相。
 
所以对于藏传佛教的很多道理和事情,我让知识分子来说。这也是为什么这次请很多大学生的原因。
 
因此你们以后去西藏,准备照相机、摄像机无可厚非,外面的蓝天、白云也很美,但其实更美的是修行人的内心世界。内心世界并不是摄像机可以拍摄的,也不是诗学家的赞颂词能描绘的。但是在这片心灵的净土中,完好无损地保存着一个纯洁而珍贵的思想体系。无论是什么民族、什么身份的人,只要去接受,就能获得面对生活的勇气。
 
在座的人只是享受了其中的部分。很多大学生和大学老师,可能只学了几年——两年到五年,因为教育等的原因,从小就开始学习的很少。但即便是学到一部分,对于正确面对生活也有相当的作用。
 
现代人最缺少的,就是补充精神能量的妙药。这种妙药在藏地的信仰中可以得到。如何得到呢?首先理论上,从五部大论开始下功夫,打好这个基础后再次第趣入后后。之后,要不断地修行来稳固正见。这样,相信很多智者会品尝到这种妙药带来的充实和快乐。
 
许多人追求幸福,但如果没有智慧,不一定能如愿。比如,有人认为拥有漂亮的容貌会很快乐,六月份,美国的一个人为了漂亮,做了22次整容手术,最后连鼻子都没有了,从照片上看也很吓人。
 
这种快乐在佛教中是不会提倡的,因为这种“快乐观”是颠倒的。
现在很多西方人到西藏探索,被称为“藏漂”。他们的探索非常长久,有些是十多年,有些二十多年,有些三十多年,一直在研究。
 
哈佛大学有一名教授,致力于研究藏地高僧大德的智慧和思想。在一些高校演讲中他感叹:“一个少数民族中出现智慧丰富、书籍如山的现象,在如今的世界上是非常罕见的。”
 
 
 
我在纽约还看到一个美国人,经过四十多年的收集,把所有藏传佛教高僧大德的文集积聚在一起。但他说他得到的也只是部分,可能六分之一都不到。不过当我看到时也很惊讶。
 
世间人一般贪执财富等小的欲乐,按现在心理学家的话来说,这是一种低等追求。我们应该有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力求内心无贪、无嗔、无嫉。达到这种精神状态时,无论面对什么对境内心都会很快乐。
 
藏地有一种说法:西藏的历史让史学家沮丧、让文学家疯狂。意思是说,如果历史学家想要探索,可能会失望,因为神秘之处太多了;如果文学家要去探究,可能只能发疯。这句话背后有很甚深的意义。
 
现在很多人说“我要研究西藏的什么什么”,其实研究不出什么。就像对中医不了解的一个人为了写一篇文章而说要研究中医,其实他对中医根本不懂,还研究什么?想要研究西藏文化,应该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深入。当然你只是写一篇博士论文,也很好的。但是要想研究透彻,则需要付出相当的时间和精力,如果只是短暂时间,就只能了解些皮毛,因为神秘的地方太多了。
 
包括我们在内,也都觉得藏传佛教里确实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力量。这些力量是源于莲花生大士。因此下午禅修时,我会传一些莲花生大士的不共的、非常简单、谁都可以接受的表示方法,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加持,增加能量。
 
总而言之,这次大家集聚在这里,因缘非常好。四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截止今天下午,所有的会议议程基本都圆满了。
 
第一天时我强调过:一是,会场纪律很重要;第二,求学探索的态度相当重要。总的看来,大家这两方面都做得非常不错!昨天我特意见了组委会的上百名工作人员,他们白天晚上为大家服务,很不容易,非常感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