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中论颂
时间:2017-03-04 21:47:51 来源:美国智悲菩提讲修 作者:佚名 点击:


入中论颂
月称论师 造
法尊法师 译
 
 
 
梵语云:摩陀耶摩迦阿波达囉拿摩
藏语云:喔妈拉久吧意夏哇
汉语云:入中论
 
 
顶礼曼殊室利童子!

声闻中佛能王生      诸佛复从菩萨生
大悲心与无二慧      菩提心是佛子因
 
悲性于佛广大果      初犹种子长如水
常时受用若成熟      故我先赞大悲心
 
最初说我而执我      次言我所则著法
如水车转无自在      缘生兴悲我敬礼
 
众生犹如动水月      见其摇动与性空
 
第一 菩提心欢喜地
 
佛子此心于众生      为度彼故随悲转
由普贤愿善回向      安住极喜此名初
 
从此由得彼心故      唯以菩萨名称说
生于如来家族中      断除一切三种结
 
此菩萨持胜欢喜      亦能震动百世界
从地登地善上进      灭彼一切恶趣道
 
此异生地悉永尽      如第八胜此亦尔
即住最初菩提心      较佛语生及独觉
 
由福力胜极增长      彼至远行慧亦胜
尔时施性增最胜      为彼菩提第一因
 
虽施身肉仍殷重      此因能比不现见
彼诸众生皆求乐      若无资具乐非有
 
知受用具从施出      故佛先说布施论
悲心下劣心粗犷      专求自利为胜者
 
彼等所求诸受用      灭苦之因皆施生
此复由行布施时      速得值遇真圣者
 
于是永断三有流      当趣证于寂灭果
发誓利益众生者      由施不久得欢喜
 
由前悲性非悲性      故唯布施为要行
且如佛子闻求施      思惟彼声所生乐
 
圣者入灭无彼乐      何况菩萨施一切
由割自身布施苦      观他地狱等重苦
 
了知自苦极轻微      为断他苦勤精进
施者受者施物空      施名出世波罗蜜
 
由于三轮生执著      名世间波罗蜜多
极喜犹如水晶月      安住佛子意空中
 
所依光明获端严      破诸重暗得尊胜
 
第二 菩提心离垢地
 
彼戒圆满德净故      梦中亦离犯戒垢
身语意行咸清净      十善业道皆能集
 
如是十种善业道      此地增胜最清净
彼如秋月恒清净      寂静光饰极端严
 
若彼净戒执有我      则彼尸罗不清净
故彼恒于三轮中      二边心行皆远离
 
失坏戒足诸众生      于恶趣受布施果
生物总根受用尽      其后资财不得生
 
若时自在住顺处      设此不能自摄持
堕落险处随他转      后以何因从彼出
 
是故胜者说施后      随即宣说尸罗教
尸罗田中长功德      受用果利永无竭
 
诸异生及佛语生      自证菩提与佛子
增上生及决定胜      其因除戒定无余
 
犹如大海与死尸      亦如吉祥与黑耳
如是持戒诸大士      不乐与犯戒杂居
 
由谁于谁断何事      若彼三轮有可得
名世间波罗蜜多      三著皆空乃出世
 
佛子月放离垢光      非诸有摄有中祥
犹如秋季月光明      能除众生意热恼
 
第三 菩提心发光地
 
火光尽焚所知薪      故此三地名发光
入此地时善逝子      放赤金光如日出
 
设有非处起嗔恚      将此身肉并骨节
分分割截经久时      于彼割者忍更增
 
已见无我诸菩萨      能所何时何相割
彼见诸法如影像      由此亦能善安忍
 
若已作害而嗔他      嗔他已作岂能除
是故嗔他定无益      且与后世义相违
 
往昔所作恶业果      既许彼苦能永尽
云何嗔恚而害他      更引当来苦种子
 
若有嗔恚诸佛子      百劫所修施戒福
一刹那顷能顿坏      故无他罪胜不忍
 
使色不美引非善      辨理非理慧被夺
不忍令速堕恶趣      忍招违前诸功德
 
忍感妙色善士喜      善巧是理非理事
殁后转生人天中      所造众罪皆当尽
 
了知异生与佛子      嗔恚过失忍功德
永断不忍常修习      圣者所赞诸安忍
 
纵回等觉大菩提      可得三轮仍世间
佛说若彼无所得      即是出世波罗蜜
 
此地佛子得禅通      及能遍尽诸贪嗔
彼亦常时能摧坏      世人所有诸贪欲
 
如是施等三种法      善逝多为在家说
彼等亦即福资粮      复是诸佛色身因
 
发光佛子安住日      先除自身诸冥暗
复欲摧灭众生暗      此地极利而不嗔
 
第四 菩提心焰慧地
 
功德皆随精进行      福慧二种资粮因
何地精进最炽盛      彼即第四焰慧地
 
此地佛子由勤修      菩提分法发慧焰
较前赤光犹超胜      自见所属皆遍尽
 
第五 菩提心难胜地
 
大士住于难胜地      一切诸魔莫能胜
静虑增胜极善知      善慧诸谛微妙性
 
 
第六 菩提心现前地
 
现前住于正定心      正等觉法皆现前
现见缘起真实性      由住般若得灭定
 
如有目者能引导      无量盲人到止境
如是智慧能摄取      无眼功德趣圣果
 
如彼通达甚深法      依于经教及正理
如是龙猛诸论中      随所安立今当说
 
若异生位闻空性      内心数数发欢喜
由喜引生泪流注      周身毛孔自动竖
 
彼身已有佛慧种      是可宣说真性器
当为彼说胜义谛      其胜义相如下说
 
彼器随生诸功德      常能正受住净戒
勤行布施修悲心      并修安忍为度生
 
善根回向大菩提      复能恭敬诸菩萨
善巧深广诸士夫      渐次当得极喜地
 
求彼者应闻此道
 
彼非彼生岂从他      亦非共生宁无因
彼从彼生无少德      生亦复生亦非理
 
若计生已复生者      此应不得生芽等
尽生死际唯种生      云何彼能坏于彼
 
异于种因芽形显      味力成熟汝应无
若舍前性成余性      云何说彼即此性
 
若汝种芽此非异      芽应如种不可取
或一性故种如芽      也应可取故不许
 
因灭犹见彼果故      世亦不许彼是一
故计诸法从自生      真实世间俱非理


若计自生能所生      业与作者皆应一
非一故勿许自生      以犯广说诸过故
 
若谓依他有他生      火焰亦应生黑暗
又应一切生一切      诸非能生他性同
 
由他所作定谓果      虽他能生亦是因
从一相续能生生      稻芽非从麦种等
 
如甄叔迦麦莲等      不生稻芽不具力
非一相续非同类      稻种亦非是他故
 
芽种既非同时有      无他云何种是他
芽从种生终不成      故当弃舍他生宗
 
犹如现见秤两头      低昂之时非不等
所生能生事亦尔      设是同时此非有
 
正生趣生故非有      正灭谓有趣于灭
此二如何与秤同      此生无作亦非理
 
眼识可有同时因      眼等想等而是他
已有重生有何用      若谓无彼过已说
 
生他所生能生因      为生有无二俱非
有何用生无何益      二俱俱非均无用
 
世住自见许为量      此中何用说道理
他从他生亦世知      故有他生何用理
 
由于诸法见真妄      故得诸法二种体
说见真境即真谛      所见虚妄名俗谛
 
妄见亦许有二种      谓明利根有患根
有患诸根所生识      待善根识许为倒
 
无患六根所取义      即是世间之所知
唯由世间立为实      余即世间立为倒
 
无知睡扰诸外道      如彼所计自性等
及计幻事阳焰等      此于世间亦非有
 
如有翳眼所缘事      不能害于无翳识
如是诸离净智识      非能害于无垢慧
 
痴障性故名世俗      假法由彼现为谛
能仁说名世俗谛      所有假法唯世俗
 
如眩翳力所遍计      见毛发等颠倒性
净眼所见彼体性      乃是实体此亦尔
 
若许世间是正量      世见真实圣何为
所修圣道复何用      愚人为量亦非理
 
世间一切非正量      故真实时无世难
若以世许除世义      即说彼为世妨难
 
世间仅殖少种子      便谓此儿是我生
亦觉此树是我栽      故世亦无从他生
 
由芽非离种为他      故于芽时种无坏
由其非有一性故      芽时不可云有种
 
若谓自相依缘生      谤彼即坏诸法故
空性应是坏法因      然此非理故无性
 
设若观察此诸法      离真实性不可得
是故不应妄观察      世间所有名言谛
 
于真性时以何理      观自他生皆非理
彼观名言亦非理      汝所计生由何成
 
如影像等法本空      观待缘合非不有
于彼本空影像等      亦起见彼行相识
 
如是一切法虽空      从空性中亦得生
二谛俱无自性故      彼等非断亦非常
 
由业非以自性灭      故无赖耶亦能生
有业虽灭经久时      当知犹能生自果
 
如见梦中所缘境      愚夫觉后犹生贪
如是业灭无自性      从彼亦能有果生
 
如境虽俱非有性      有翳唯见毛发相
而非见为余物相      当知已熟不更熟
 
故见苦果由黑业      乐果唯从善业生
无善恶慧得解脱      亦遮思维诸业果
 
说有赖耶数取趣      及说唯有此诸蕴
此是为彼不能了      如上甚深义者说
 
如佛虽离萨迦见      亦尝说我及我所
如是诸法无自性      不了义经亦说有
 
不见能取离所取      通达三有唯是识
故此菩萨住般若      通达唯识真实性
 
犹如因风鼓大海      便有无量波涛生
从一切种阿赖耶      以自功能生唯识
 
是故依他起自性      是假有法所依因
无外所取而生起      实有及非戏论境
 
无外境心有何喻      若谓如梦当思择
若时我说梦无心      尔时汝喻即非有
 
若以觉时忆念梦      证有意者境亦尔
如汝忆念是我见      如是外境亦应有
 
设曰睡中无眼识      故色非有唯意识
执彼行相以为外     如于梦中此亦尔
 
如汝外境梦不生      如是意识亦不生
眼与眼境生眼识      三法一切皆虚妄
 
余耳等三亦不生      如于梦中觉亦尔
诸法皆妄心非有      行境无故根亦无
 
此中犹如已觉位      乃至未觉三皆有
如已觉后三非有      痴睡尽后亦如是
 
由有翳根所生识      由翳力故见毛等
观待彼识二俱实      待明见境二俱妄
 
若无所知而有心      则于发处眼相随
无翳亦应起发心      然不如是故非有
 
若谓净见识功能      未成熟故识不生
非是由离所知法      彼能非有此不成
 
已生功能则非有      未生体中亦无能
非离能别有所别      或石女儿亦有彼
 
若想当生而说者      既无功能无当生
若互相依而成者      诸善士说即不成
 
若灭功能成熟生      从他功能亦生他
诸有相续互异故      一切应从一切生
 
彼诸刹那虽互异      相续无异故无过
此待成立仍不成      相续不异非理故
 
如依慈氏近密法      由是他故非一续
所有自相各异法      是一相续不应理
 
能生眼识自功能      从此无间有识生
即此内识依功能      妄执名为色根眼
 
此中从根所生识      无外所取由自种
变似青等愚不了      凡夫执为外所取
 
如梦实无余外色      由功能熟生彼心
如是于此醒觉位      虽无外境意得有
 
如于梦中无眼根      有似青等意心生
无眼唯由自种熟      此间盲人何不生
 
若如汝说梦乃有      第六能熟醒非有
如此无第六成熟      说梦亦无何非理
 
如说无眼非此因      亦说梦中睡非因
是故梦中亦应许      彼法眼为妄识因
 
随此如如而答辩      即见彼彼等同宗
如是能除此妄诤      诸佛未说有实法
 
诸瑜伽师依师教      所见大地骨充满
见彼三法亦无生      说是颠倒作意故
 
如汝根识所见境      如是不净心见境
余观彼境亦应见      彼定亦应不虚妄
 
如同有翳诸眼根      鬼见脓河心亦尔
总如所知非有故      应知内识亦非有
 
若离所取无能取      而有二空依他事
此有由何能证知      未知云有亦非理
 
彼自领受不得成      若由后念而成立
立未成故所宣说      此尚未成非能立
 
纵许成立有自证      忆彼之念亦非理
他故如未知身生      此因亦破诸差别
 
何故能领受境识      此他性念非我许
故能忆念是我见      此复是依世言说
 
是故自证且非有      汝依他起由何知
作者作业作非一      故彼自证不应理
 
若既不生复无知      谓有依他起自性
石女儿亦何害汝      由何谓此不应有
 
若时都无依他起      云何得有世俗因
如他由著实物故      世间建立皆破坏
 
出离龙猛论师道      更无寂灭正方便
彼失世俗及真谛      失此不能得解脱
 
由名言谛为方便      胜义谛是方便生
不知分别此二谛      由邪分别入歧途
 
如汝所计依他事      我不许有彼世俗
果故此等虽非有      我依世间说为有
 
如断诸蕴入寂灭      诸阿罗汉皆非有
若于世间亦皆无      则我依世不说有
 
若世于汝无妨害      当待世间而破此
汝可先于世间诤      后有力者我当依
 
现前菩萨已现证      通达三有唯是识
是破常我作者故      彼知作者唯是心
 
故为增长智者慧      遍智曾于楞伽经
以摧外道高山峰      此语金刚解彼义
 
各如彼彼诸论中      外道说数取趣等
佛见彼等非作者      说作世者唯是心
 
如觉真理说名佛      如是唯心最主要
经说世间唯是心      故此破色非经义
 
若知此等唯有心      故破离心外色者
何故如来于彼经      复说心从痴业生
 
有情世间器世间      种种差别由心立
经说众生从业生      心已断者业非有
 
若谓虽许有色法      然非如心为作者
则遮离心余作者      非是遮遣此色法
 
若谓安住世间理      世间五蕴皆是有
若许现起真实智      行者五蕴皆非有
 
无色不应执有心      有心不应执无色
般若经中佛俱遮      彼等对法俱说有
 
二谛次第纵破坏      汝物已遮终不成
由是次第知诸法      真实不生世间生
 
经说外境悉非有      唯心变为种种事
是于贪著妙色者      为遮色故非了义
 
佛说此是不了义      此非了义理亦成
如是行相诸余经      此教亦显不了义
 
佛说所知若非有      则亦易除诸能知
由无所知即遮知      是故佛先遮所知
 
如是了知教规已      凡经所说非真义
应知不了而解释      说空性者是了义
 
计从共生亦非理      俱犯已说众过故
此非世间非真实      各生未成况共生
 
若计无因而有生      一切恒从一切生
世间为求果实故      不应多门收集种
 
众生无因应无取      犹如空花色与香
繁华世间有可取      知世有因如自心
 
汝论所说大种性      汝心所缘且非有
汝意对此尚愚暗      何能正知于他世
 
破他世时汝自体      于所知性成倒见
由具彼见同依身      如计大种有性时
 
大种非有前已说      由前总破自他生
共生及从无因生      故无未说诸大种
 
由无自他共无因      故说诸法离自性
世有厚痴同稠云      故诸境性颠倒现
 
如由翳力倒执发      二月雀翎蜂蝇等
如是无智由痴过      以种种慧观有为
 
说痴起业无痴灭      唯使无智者了达
慧日破除诸冥暗      智者达空即解脱
 
若谓诸法真实无      则彼应如石女儿
于名言中亦非有      故彼定应自性有
 
有眩翳者所见境      彼毛发等皆不生
汝且与彼而辩诤      后责无明眩翳者
 
若见梦境寻香城      阳焰幻事影像等
同石女儿非有性      汝见不见应非理
 
此于真实虽不生      然不同于石女儿
非是世间所见境      故汝所言不决定
 
如石女儿自性生      真实世间俱非有
如是诸法自性生      世间真实皆悉无
 
故佛宣说一切法      本寂静离自性生
复是自性般涅槃      以是知生恒非有
 
如说瓶等真实无      世间共许亦容有
应一切法皆如是      故不同于石女儿
 
诸法非是无因生      非由自在等因生
非自他生非共生      故知唯是依缘生
 
由说诸法依缘生      非诸分别能观察
是故以此缘起理      能破一切恶见网
 
有性乃生诸分别      已观自性咸非有
无性彼等即不生      譬如无薪则无火
 
异生皆被分别缚      能灭分别即解脱
智者说灭诸分别      即是观察所得果
 
论中观察非好诤      为解脱故显真理
若有解释真实义      他宗破坏亦无咎
 
若于自见起爱著      及嗔他见即分别
是故若能除贪嗔      观察速当得解脱
 
慧见烦恼诸过患      皆从萨迦耶见生
由了知我是彼境      故瑜伽师先破我
 
外计受者常法我      无德无作非作者
依彼少分差别义      诸外道类成多派
 
如石女儿不生故      彼所计我皆非有
此亦非是我执依      不许世俗中有此
 
由于彼彼诸论中      外道所计我差别
自许不生因尽破      故彼差别皆非有
 
是故离蕴无异我      离蕴无我可取故
不许为世我执依      不了亦起我见故
 
有生傍生经多劫      彼亦未见常不生
然犹见彼有我执      故离五蕴全无我
 
由离诸蕴无我故      我见所缘唯是蕴
有计我见依五蕴      有者唯计依一心
 
若谓五蕴即是我      由蕴多故我应多
其我复应成实物      我见缘物应非倒
 
般涅槃时我定断      般涅槃前诸刹那
生灭无作故无果      他所造业余受果
 
实一相续无过者      前已观察说其失
故蕴与心皆非我      世有边等无记故
 
若汝瑜伽见无我      尔时定见无诸法
若谓尔时离常我      则汝心蕴非是我
 
汝宗瑜伽见无我      不达色等真实义
缘色转故生贪等      以未达彼本性故
 
若谓佛说蕴是我      故计诸蕴为我者
彼唯破除离蕴我      余经说色非我故
 
由余经说色非我      受想诸行皆非我
说识亦非是我故      略标非许蕴为我
 
经说诸蕴是我时      是诸蕴聚非蕴体
非依非调非证者      由彼无故亦非聚
 
尔时支聚应名车      以车与我相等故
经说依止诸蕴立      故唯蕴聚非是我
 
若谓是形色乃有      汝应唯说色是我
心等诸聚应非我      彼等非有形状故
 
取者取一不应理      业与作者亦应一
若谓有业无作者      不然离作者无业
 
佛说依于地水火      风识空等六种界
及依眼等六触处      假名安立以为我
 
说依心心所立我      故非彼等即是我
彼等积聚亦非我      故彼非是我执境
 
证无我时断常我      不许此是我执依
故云了知无我义      永断我执最希有
 
见自室壁有蛇居      云此无象除其怖
倘此亦能除蛇畏      噫嘻诚为他所笑
 
于诸蕴中无有我      我中亦非有诸蕴
若有异性乃有此      无异故此唯分别
 
我非有色由我无      是故全无具有义
异如有牛一有色      我色俱无一异性
 
我非有色色非我      色中无我我无色
当知四相通诸蕴      是为二十种我见
 
由证无我金刚杵      摧我见山同坏者
谓依萨迦耶见山      所有如是众高峰
 
有计不可说一异      常无常等实有我
复是六识之所识      亦是我执所缘事
 
不许心色不可说      实物皆非不可说
若谓我是实有物      如心应非不可说
 
如汝谓瓶非实物      则与色等不可说
我与诸蕴既叵说      故不应计自性有
 
汝识不许与自异      而许异于色等法
实法唯见彼二相      离实法故我非有
 
故我执依非实法      不离五蕴不即蕴
非诸蕴依非有蕴      此依诸蕴得成立
 
如车不许异支分      亦非不异非有支
不依支分非支依      非唯积聚复非形
 
若谓积聚即是车      散支堆积车应有
由离有支则无支      唯形为车亦非理
 
汝形各支先已有      造成车时仍如旧
如散支中无有车      车于现在亦非有
 
若谓现在车成时      轮等别有异形者
此应可取然非有      是故唯形非是车
 
由汝积聚无所有      彼形应非依支聚
故以无所有为依      此中云何能有形
 
如汝许此假立义      如是依于不实因
能生自性不实果      当知一切生皆尔
 
有谓色等如是性      便起瓶觉亦非理
由无生故无色等      故彼不应即是形
 
虽以七相推求彼      真实世间皆非有
若不观察就世间      依自支分可安立
 
可为众生说彼车      名为有支及有分
亦名作者与受者      莫坏世间许世俗
 
七相都无复何有      此有行者无所得
彼亦速入真实义      故如是许彼成立
 
若时其车且非有      有支无故支亦无
如车烧尽支亦毁      慧烧有支更无支
 
如是世间所共许      依止蕴界及六处
亦许我为能取者      所取为业此作者
 
非有性故此非坚      亦非不坚非生灭
此亦非有常等性      一性异性均非有
 
众生恒缘起我执      于彼所上起我所
当知此我由愚痴      不观世许而成立
 
由无作者则无业      故离我时无我所
若见我我所皆空      诸瑜伽师得解脱
 
瓶衣帐军林鬘树      舍宅小车旅舍等
应知皆如众生说      由佛不与世诤故
 
功德支贪相薪等      有德支贪所相火
如观察车七相无      由余世间共许有
 
因能生果乃为因      若不生果则非因
果若有因乃得生      当说何先谁从谁
 
若因果合而生果      一故因果应无异
不合因非因无别      离二亦无余可计
 
因不生果则无果      离果则因应无因
此二如幻我无失      世间诸法亦得有
 
能破所破合不合      此过于汝宁非有
汝语唯坏汝自宗      故汝不能破所破
 
自语同犯似能破      无理而谤一切法
故汝非是善士许      汝是无宗破法人
 
前说能破与所破      为合不合诸过失
谁定有宗乃有过      我无此宗故无失
 
如日轮有蚀等别      于影像上亦能见
日影合否皆非理      然是名言依缘生
 
如为修饰面容故      影虽不实而有用
如是此因虽非实      能净慧面亦达宗
 
若能了因是实有      及所了宗有自性
则可配此合等理      非尔故汝唐劬劳
 
易达诸法无自性      难使他知有自性
汝复以恶分别网      何为于此恼世间
 
了知上说余破已      重破外答合等难
云何而是破法人      由此当知余能破
 
无我为度生      由人法分二
佛复依所化      分别说多种
 
如是广宣说      十六空性已
复略说为四      亦许是大乘
 
由本性尔故      眼由眼性空
如是耳鼻舌      身及意亦尔
 
非常非断故      眼等内六法
所有无自性      是名为内空
 
由本性尔故      色由色性空
声香味及触      并诸法亦尔
 
色等无自性      是名为外空
二分无自性      是名内外空
 
诸法无自性      智者说名空
复说此空性      由空自性空
 
空性之空性      即说名空空
为除执法者      执空故宣说
 
由能遍一切      情器世间故
无量喻无边      故方名为大
 
由是十方处      由十方性空
是名为大空      为除大执说
 
由是胜所为      涅槃名胜义
彼由彼性空      是名胜义空
 
为除执法者      执涅槃实有
故知胜义者      宣说胜义空
 
三界从缘生      故说名有为
彼由彼性空      说名有为空
 
若无生住灭      是法名无为
彼由彼性空      说名无为空
 
若法无究竟      说名为毕竟
彼由彼性空      是为毕竟空
 
由无初后际      故说此生死
名无初后际      三有无去来
 
如梦自性离      故大论说彼
名为无初际      及无后际空
 
散谓有可放      及有可弃舍
无散谓无放      都无可弃舍
 
即彼无散法      由无散性空
由本性尔故      说名无散空
 
有为等法性      都非诸声闻
独觉与菩萨      如来之所作
 
故有为等性      说名为本性
彼由彼性空      是为本性空
 
十八界六触      彼所生六受
若有色无色      有为无为法
 
如是一切法      由彼性离空
变碍等无性      是为自相空
 
色相谓变碍      受是领纳性
想谓能取像      行即能造作
 
各别了知境      是为识自相
蕴自相谓苦      界性如毒蛇
 
佛说十二处      是众苦生门
所有缘起法      以和合为相
 
施度谓能舍      戒相无热恼
忍相谓不恚      精进性无罪
 
静虑相能摄      般若相无著
六波罗蜜多      经说相如是
 
四静虑无量      及余无色定
正觉说彼等      自相为无嗔
 
三十七觉分      自相能出离
空由无所得      远离为自相
 
无相为寂灭      第三相谓苦
无痴八解脱      相谓能解脱
 
经说善抉择      是十力法相
大师四无畏      本性为坚定
 
四无碍解相      谓辩等无竭
与众生利益      是名为大慈
 
救护诸苦恼      则是大悲心
喜相谓极喜      舍相名无杂
 
许佛不共法      共有十八种
由彼不可夺      不夺为自相
 
一切种智智      现见为自相
余智唯少分      不许名现见
 
若有为自相      及无为自相
彼由彼性空      是为自相空
 
现在此不住      去来皆非有
彼中都无得      说名不可得
 
即彼不可得      由彼自性离
非常亦非断      是不可得空
 
诸法从缘生      无有和合性
和合由彼空      是为无性空
 
应知有性言      是总说五蕴
彼由彼性空      说名有性空
 
总言无性者      是说无为法
彼由无性空      名为无性空
 
自性无有性      说名自性空
此性非所作      故说名自性
 
若诸佛出世      若佛不出世
一切法空性      说名为他性
 
实际与真如     是为他性空
般若波罗蜜     广作如是说
 
如是慧光放光明      遍达三有本无生
如观掌中庵摩勒      由名言谛入灭定
 
虽常具足灭定心      然恒悲念苦众生
此上复能以慧力      胜过声闻及独觉
 
世俗真实广白翼      鹅王引导众生鹅
复承善力风云势      飞度诸佛德海岸
 
第七 菩提心远行地
 
此远行地于灭定      刹那刹那能起入
亦善炽然方便度     
 
第八 菩提心不动地
 
数求胜前善根故      大士当得不退转
入于第八不动地      此地大愿极清净
 
诸佛劝导起灭定      净慧诸过不共故
八地灭垢及根本      已净烦恼三界师
 
不能得佛无边德      灭生而得十自在
能于三有普现身
 
第九 菩提心善慧地
 
第九圆净一切力      亦得净德无碍解
 
第十 菩提心法云地
 
十地从于十方佛      得妙灌顶智增上
佛子任运澍法雨      生长众善如大云
 
菩萨时能见百佛      得佛加持亦能知
此时住寿经百劫      亦能证入前后际
 
智能入起百三昧      能动能照百世界
神通教化百有情      复能往游百佛土
 
能正思择百法门      佛子自身现百身
一一身有百菩萨      庄严围绕为眷属
 
如极喜地诸功德      如是住于无垢地
当得功德各千种      余五菩萨得百千
 
得百俱胝千俱胝      次得百千俱胝量
后得俱胝那由他      百转千转诸功德
 
住不动地无分别      证得量等百千转
三千大千佛世界      极微尘数诸功德
 
菩萨住于善慧地      证得前说诸功德
量等百万阿僧祗      大千世界微尘数
 
且说于此第十地      所得一切诸功德
量等超过言说境      非言说境微尘数
 
一一毛孔皆能现      无量诸佛与菩萨
如是刹那刹那顷      亦现天人阿修罗
 
如净虚空月光照      生十力地复勤行
于色界顶证静位      众德究竟无与等
 
如器有异空无别      诸法虽别性无差
是故正智同一味      妙智刹那达所知
 
若静是实慧不转      不转而知亦非理
不知宁知成相违      无知者谁为他说
 
不生是实慧离生      此缘彼相证实义
如心有相知彼境      依名言谛说为知
 
百福所感受用身      化身虚空及余物
彼力发音说法性      世间由彼亦了真
 
如具强力诸陶师      经久极力转机轮
现前虽无功用力      旋转仍为瓶等因
 
如是佛住法性身      现前虽然无功用
由众生善与愿力      事业恒转不思议
 
尽焚所知如干薪      诸佛法身最寂灭
尔时不生亦不灭      由心灭故唯身证
 
此寂灭身无分别      如如意树摩尼珠
众生未空常利世      离戏论者始能见
 
能仁于一等流身      同时现诸本生事
自生虽已久迁灭      明了无杂现一切
 
何佛何刹能仁相      诸佛身行威力等
声闻僧量如何行      诸菩萨身若何等
 
演说何法自若何      如何闻法修何行
作何布施供佛等      于一身中能普现
 
如是持戒修忍进      禅定智慧昔诸生
彼等无余一切行      于一毛孔亦能现
 
诸佛过去及未来      现在尽于虚空际
安住世间说正法      救济苦恼众生者
 
从初发心至菩提      一切诸行如己行
由知诸法同幻性      于一毛孔能顿现
 
如是三世诸菩萨      独觉声闻一切行
及余一切异生位      一毛孔中皆顿现
 
此清净行随欲转      尽空世界现一尘
一尘遍于无边界      世界不细尘不粗
 
佛无分别尽来际      一一刹那现众行
尽瞻部洲一切尘      犹不能及彼行数
 
处非处智力      如是业报智
知种种胜解      种种界智力
 
知根胜劣智      及知遍趣行
静虑解脱定      等至等智力
 
宿住随念智      如是死生智
诸漏尽智力      是谓十种力
 
彼法定从此因生      智者说此为彼处
违上非处无边境      智无碍著说名力
 
爱与非爱违上相      尽业及彼种种果
智力无碍别别转      遍三世境是为力
 
贪等生力之所发      有劣中胜种种欲
余法所覆诸胜解      智遍三世名为力
 
诸佛善巧界差别      眼等本性说名界
正等觉智无边际      遍诸界别说名力
 
遍计等利说名胜      处中钝下名为劣
眼等互生皆了达      种智无碍说为力
 
有行趣佛亦有趣      独觉声闻二菩提
天人鬼畜地狱等      智无障碍说为力
 
无边世界行者别      静虑解脱奢摩他
及九等至诸差别      智无障碍说名力
 
过去从痴住三有      自他一一有情生
尽情无边并因处      彼彼智慧说为力
 
尽虚空际世界中      一一有情死生时
于彼多境智遍转      清净无碍说名力
 
诸佛一切种智力      速断烦恼及习气
弟子等慧灭烦恼      于彼无碍智名力
 
妙翅飞还非空尽      由自力尽而回转
佛德无边若虚空      弟子菩萨莫能宣
 
如我于佛众功德      岂能了知而赞言
然由龙猛已宣说      故我无疑述少分
 
甚深谓性空      余德即广大
了知深广理      当得此功德
 
佛得不动身      化重来三有
示天降出胎      菩提转静轮
 
世有种种行      为多爱索缚
佛以大悲心      咸导至涅槃
 
离知真实义      余无除众垢
诸法真实义      无变异差别
 
此证真实慧      亦非有别异
故佛为众说      无等无别乘
 
众生有五浊      能生诸过失
故世界不入      甚深佛行境
 
然有佛善逝      具智悲方便
昔曾发誓愿      度尽诸有情
 
以是如智者      导众赴宝洲
为除众疲乏      化作可爱城
 
佛令诸弟子      念趣寂灭乐
心修远离已      次乃说一乘
 
十方世界佛行境      如其所有微尘数
佛证菩提劫亦尔      然此秘密未尝说
 
直至虚空未变坏      世间未证最寂灭
慧母所生悲乳育      佛岂入于寂灭处
 
世间由痴啖毒食      如佛哀愍彼众生
子毒母痛亦不及      以是胜依不入灭
 
由诸不智人      执有事无事
当受生死位      爱离怨会苦
 
并得罪恶趣      故世成悲境
大悲遮心灭      故佛不涅槃
 
月称胜比丘      广集中论义
如圣教教授      宣说此论义
 
如离于本论      余论无此法
智者定当知      此义非余有
 
由怖龙猛慧海色      众生弃此贤善宗
开彼颂蕾拘摩陀      望月称者心愿满
 
前说深可怖      多闻亦难解
唯诸宿习者      乃能善通达
 
由见臆造宗      如说有我教
故离此宗外      莫乐他宗论
 
我释龙猛宗      获福遍十方
惑染意蓝空      皎洁若秋星
 
或如心蛇顶      所有摩尼珠
愿普世有情      证真速成佛
 
 
入中论颂,是萨曼达国,光显龙猛深广理趣,证持明位,得如幻定,住无上乘,成就逆品不可夺之殊胜智悲,能于所画乳牛挤乳,破除有情实执之月称大阿阇黎,著作圆满。
迦湿弥罗圣天王时,印度底拉迦迦拉沙论师,与西藏跋曹日称译师,于迦湿弥罗国无比大城宝密寺中,依迦湿罗本翻译。后于拉萨惹摩伽寺,印度金铠论师序与前译师,依照东印度本,善加校改,讲闻抉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