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陀化身——丰干禅师
时间:2015-01-17 06:15:19 来源:未知 作者:圆海 点击:

  唐朝有一位丰干禅师,不知他是哪里的人氏。他居住在天台山国清寺,头发剪到齐眉的高度,经常穿着一件不起眼的布衣。
 
  如果有人向他询问佛理,他都只回答“随时”两个字。他曾经口唱道歌,身骑老虎进入国清寺前的松门,寺里僧众有修持不努力的,见了都非常地惊惶恐怖。
 
  国清寺里厨房有二位修苦行的人,名叫寒山、拾得,他两人负责炊事,整天都在聊天,偷听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幺,因此人们都讥称他们俩是“疯狂子”。可是这二人只和丰干禅师亲近,并不理会他人。
 
  有一天,寒山问道:“古镜不磨,又怎么能照烛呢?”
  丰干禅师回答说:“冰壸无影像,猿猴探水月。”
  “这是不照烛呀,再请大师指点吧!”
  “万德不将来,我说什么好呢?”
 
  又有一天,丰干禅师对寒山、拾得说:“如果你们和我同游五台山,即是与我同流,如果不与我去,就不是我的同流。”
 
  他们回答:“我们不去。”
  禅师说:“你们不是我的同流。”
  寒山这时便问:“你去五台山作什么呢?”
  禅师说:“我去礼拜文殊菩萨呀!”
  寒山说:“你不是我的同流。”
 
  师单独至五台山巡礼,遇到一位老人。禅师就问:
  “您莫非就是文殊菩萨吗?”
  老人回答他:“难道还会有两位文殊菩萨吗?”
  禅师立刻顶礼,十分虔诚。还没有起来时,老人就忽然不见了。于是遍游五峰顶,将近二年才回到南方。
 
  那时刚好有一位名叫闾丘胤的官人要到台州上任,临行忽然患了头痛之症,怎么医也医不好。禅师就去拜访他,说道:“贫僧特地来拜访你。”
  闾丘就将病情告知,于是禅师向他要了一个干净的瓶子,装水念咒,然后喷在闾丘头上,闾丘的病就立刻好了。
 
  闾丘感到非常惊佩,于是向禅师求乞赠言以指点此行的安危之兆。
  “到任后千万记住要前往天台山拜访文殊、普贤菩萨啊!”
  “这两位菩萨在什么地方呢?”
  “天台山国清寺里的寒山、拾得二人便是。”
 
  闾丘后来找到国清寺,先向住持问丰干禅师的住处,住持道翘说:“丰干禅师的旧居在藏经楼后面,现在早已人影杳然了。”
  “那么请问寒山、拾得二人现在可在?”
  “在厨房中做事。”
 
  闾丘到丰干的房间,只看到老虎的脚印,又问住持:“丰干禅师在这里的时候,是做什么的?”道翘说:“只是舂榖供僧,闲暇的时候则歌唱吟咏。”
  后闾丘进入厨房见到寒山、拾得围着炉灶在说笑。闾丘就向他二人顶礼膜拜,二人却忙不迭声地叱喝他。
 
  寺僧惊异道:“大人!为什么要拜这两个疯狂汉呢?”
  寒山这时忽然过去抓着闾丘的手笑着说:“你连弥陀在面前都不认得,又拜我们作啥?丰干实在多嘴,实在太多嘴了。”
  从此寒山、拾得两人携手走出松门,再也不曾回到寺中。
 
  丰干禅师后来在天台山圆寂,在他禅房的墙壁上留有下面的诗偈:
 
    余自来天台,凡经几万回;一身如云水,悠悠任去来。
    逍遥绝无闹,忘机隆佛道;世途岐路心,众生多烦恼。
    兀兀沉浪海,漂漂轮三界;可惜一灵物,无始被境埋。
    电光瞥然起,生死纷尘埃;寒山特相访,拾得常往来。
    论心话明月,太虚廓无碍;法界即无边,一法普遍该。
    本来无一物,亦无尘可拂,若能了达此,不用坐兀兀。
 
  全首诗偈发人深省,流传千古,为人乐道。
------分隔线----------------------------